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一)

2014年9月,这一年,中国创业潮风起云涌。

李克强在达沃斯论坛,第一次提出,要在中国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掀起“大众创业”“草根创业”的新浪潮。

2014年,天使投资机构募资金额达到历史高点,达10.68亿美元。机构天使投资活跃度呈现爆发趋势,天使投资共发生766起,涉及投资金额5.26亿美元,投资案例数和投资金额分别同比增长3.5倍和1.6倍。

枯燥的数字背后,是涌动着的急切的、鲜活的、甚至贪婪的创业激情。

在咖啡馆、在写字楼,随处可见衣冠楚楚的人围坐一起谈论创业、融资、估值。盛况如斯,咖啡馆摇身一变,成为帮助创业的创业项目。

2013年年底,李克强在参观津京互联创业咖啡时说,“创业服务平台散发着咖啡的香味”。

这香味迅速传遍全国,2014年,中国已经开起了至少200家创业咖啡。北京的车库咖啡、3W咖啡,杭州的贝塔咖啡,深圳的起点咖啡,都有非常大的江湖名声。

在上海张江的传奇广场里,一家名为IC咖啡的店,看起来普普通通,不过,“桃花岛”“光明顶”“缥缈峰”等包房,隐约显露出在这里谈事的人追赶阿里的雄心壮志。

2014年创投大潮,对普通中国人来说印象最深的,莫过于打车软件的补贴大战。2014年初,“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展开了激烈竞争,补贴给司机和乘客。一时间,“打的”出行人数增长,薅羊毛成为全民话题。悄然之间,就在这一年,很多中国人学会了手机支付。

在创投风起云涌的2014年,滴滴获得了决定性的成长,确立了行业地位。2014年1月,滴滴完成C轮1亿美金融资。打车软件大战,资金弹药消耗极快。这一年年底,滴滴又完成D轮7亿美金融资。

一将功成万骨枯,滴滴身后有其它无数的失败。惊涛骇浪之中,难免泥沙俱下。

创业大潮中,90后成为一个耀眼的标签。11月22日,在《青年中国说》节目中,90后“总裁”余佳文作为手机APP“超级课程表”的创始人,表示明年会拿出一个亿的利润分给员工。不过,泡泡随即破掉,网友爆出余佳文虚报融资金额,伪造学历,夸大事实只是为了卖掉公司套现。

(二)

这一年涌动着欲望与贪婪的不止创业大潮,在经过了过去5年熊市之后,2014年,中国股市终于迎来了多年难得的牛市行情。

上证指数,从2013年收盘的2116点,2014年收盘时,收盘于3235点,涨幅52.9%。上涨的不止股市,还有汇率。从6月初开始,人民币兑美元市场汇率,节节高升,从6.26左右上升至11月的6.14左右。

十年之后,中国股市下探到2600点。

资本市场的牛气,汇率上升产生的购买力,聚合在一起,中国游客的购物自信心空前膨胀。中国人赴日旅游,疯狂抢购马桶盖、电饭煲。财经作家吴晓波敏锐的观察到这一现象,发表一篇热文《去日本买只马桶盖》,第一天阅读量就超过了60万。

在文章中,他描述了自己公司的高管去日本购买昂贵的电饭煲,陶瓷菜刀、2000元的带杀菌除臭、加热、冲洗等功能的马桶座。感叹于这些产品中体现出来的中日制造业差距,吴晓波在他的文章末尾写到:“世上本无夕阳的产业,而只有夕阳的企业和夕阳的人。由量的扩展到质的突围,正是中国制造的最后一公里。”

从马桶盖到圆珠笔笔尖,中国人对制造业的焦虑一直存在着。那个时候,人们还没有想到,仅仅两年之后,这个焦虑会在外界大环境的变化之下,更大规模、更深层次的爆发出来。

或许,就在那一年,马桶盖、电饭煲上体现的制造业产业链焦虑,已经不知不觉之间,改变了中国未来的走向。中国人种下了全行业、全产业链完备的观念种子,隐约之间,草蛇灰线,待到十年之后,成为参天大树。

风起青萍之末,这一年,人民日报刊出一篇名为《“工匠精神”轻视不得》的文章,谈的角度很小,关于动画制作。2年之后,2016年,李克强高频使用这个词,并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正式提出“工匠精神”,鼓励中国企业家、技术人员努力提升中国制造的水平。由此,工匠精神成为中国人的时代话语。

(三)

中国人的需求不光是对对实物的升级,不仅是马桶圈、电饭煲,娱乐也在发生迅速的变化,一股新势力出现了。如果说在创投圈90后崭露头角,在娱乐圈十几岁的00后直达舞台中心。

2014年,吴亦凡和鹿晗相继回国,李易峰通过《古剑奇谭》一夜爆红,杨洋因为《盗墓笔记》选角受到更大的关注,TFBOYS横空出世,震惊娱乐圈。

2014年4月4日,广州机场,一群女生佩戴着粉丝组织的证件,焦灼地望着闸口方向。当TFBOYS出现的时候,女生们尖叫、拍摄、失控。媒体对他们几乎一无所知。在4月15日,音悦V榜年度盛典上,当TFBoys获奖,粉丝的尖叫远远高过其他知名歌手时,娱记们才恍然大悟:“00后已经走红了?”

接下来,TFBoys不断震撼着娱乐圈。8月27日晚上,娱记们刚下飞机,就被秩序井然、几乎占满大厅夹道而候的TFBOYS粉丝震惊到了,不少人惊呼:原来TFBOYS这么红。

在第二天深圳卫视《年代秀》节目中,“你们知道四大天王吗?”“知道,李易峰的女朋友、韩寒的女婿、王思聪的老婆,还有TFBOYS的亲妈粉”。

沙发上那三个因“恶作剧”成功而笑成一团的调皮小男生,令1989年出生的台本导演田田忍不住大呼“实在跟不上你们00后的节奏”。跟不上的还不止这个,这场《年代秀》的门票,最高被生生炒至3万元。
 

在这一年,三个平均年龄不到15岁的少年接连创下多个纪录:

微博粉丝总数破千万大关,日均60万微博热议值、月均150万粉丝增长数;

他们的单曲《魔法城堡》新上线便一举将《最炫民族风》保持多年的MV点击纪录打破;

国内王牌综艺节目《快乐大本营》为其度身制作专场首秀,入场劵被炒至6000元;

章子怡亦在风靡一时的“冰桶挑战”中@了这三个小男生

一个中国制造、人气超越日韩偶像天团的少年组合正式诞生了。

2014年不光有TFboys,还有鹿晗。这一年,鹿晗从韩国偶像团队离开回国发展,在短短一年时间里让互联网上的人都知道他的名字。因为鹿晗在2014年创了一个吉尼斯纪录——他的一条微博评论量达到了1314万。这个数字让大众开始发问:“谁是鹿晗?”如今,现在这条微博的评论已经突破了1亿条,再次拿到吉尼斯纪录。

十年之后,内娱初代4大顶流,吴亦凡被判13年,李易峰嫖娼退圈,还剩张艺兴和鹿晗。

(四)

过去的这一年,费翔因为《封神榜》重回娱乐聚光灯下,伴随的还有民族主义的质疑:为什么妲己不是汉族演员?29年前,费翔登上春晚舞台,以《冬天里的一把火》而一唱成名,吸引了无数怀春少女。很多人宣称,非费翔不嫁。如今,当年的怀春少女早已变为了广场上跳舞的大妈,而她们的儿女,则接过了追星的接力棒。

人不可能踏入同一条河流,社会现象也是如此,时移世易,追星已经变得大不一样了。

相比30年前的费翔,今天的明星们有了更新的媒介技术。电视,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智能手机、社交媒体的出现,使得明星可以更好地覆盖受众。在CD时代,粉丝要给明星贡献一份收入,就必须购买50元的正版CD,而在今天,供养爱豆的门槛只需低至1元。长尾效应显示出惊人的威力,集聚了粉丝的微末力量,以及其中蕴含的惊人利润。从这个角度,直播之火热,网红之盛行,都是因为长尾使得门槛变低。

以TFBOYS为例,他们的收入与传统明星不同,主要在会员费、周边两块。支付大约一年300左右的会员费,就能得到官方认证的会员卡和护照,手机壁纸、行程动态、私家图集独家花絮,还能和偶像互动聊天,免费参加现场的权益。除了会员,另一个模式是周边。虚拟的花朵、文具、抱枕、手环等、明星未经修改的照片“生写”,都深受粉丝追捧。王俊凯最新夏日生写1小时卖出21399套,王源单人夏日限定生写短短数小时也被扫空。

十年之后,TFBOYS“十年之约”演唱会在西安奥体中心体育场举办。

据西安发布7日消息,本场演出前后,西安住宿线上提前预订量较去年同期大幅增长,尤其是8月6日至7日出行总订单量同比增长738%;门票收入3576万元,直接带动4.16亿元的旅游收入。

某种程度上,这也是中国国力的体现。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也是明星受众群体规模最大的单一国家市场。水大鱼大,莫过于此。

2014这一年,一种令人陶醉的暧昧不清,包围着中国人。2014,就这么刻画下自己的时代痕迹,等待着不断的被再次查阅与感叹时代的变迁。

 

话题:



0

推荐

刘远举

刘远举

16篇文章 26秒前更新

央视网、光明日报、腾讯大家、南方周末、新京报、南方都市报、FT中文网、澎湃等特约作家,多家智库研究员,关注时政、财经、互联网,以深度的分析、冷静的理性、客观的态度,发掘现象背后的事实。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