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回顾中国的GDP,不难发现,1978年之后增长并不快。到了1996年后斜率还降低了,直到2000年,才开始突飞向上猛进。这是一个时代的真正开始。时间的起点,离现在并不远。

现在都说中国治安很好,但这样的情况,并不久。

广西天等县有一个叫温江的村子,村不大,却有100多名青壮年被抓。他们就是著名的砍手党。当年村民中一个18岁的年轻人,对警察轻飘飘地说:“我们村抢劫的人多了去了,我还算是迟的。”

砍手党2000年后出现广州、深圳等地,暴徒团伙多来自广西天等县,其作案手法极其残忍,在抢劫手机和财物时,若遇反抗,便直接用快刀将手臂砍断,造成了无数人的黑暗余生,给社会带来极大危害。

除了砍手党,飞车党对很多人来说,也是一个熟悉的记忆。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二十世纪初,在珠三角,他们用摩托车进行抢劫偷盗,令人谈之色变。2006年5月,钟南山就被抢了电脑包。当年不少广州市民,都亲眼见过便衣警察狂追飞车党的场面。当时广州的治安队员,都配备了专门对付飞车党的钩镰枪。

飞车党严重影响了珠三角地区的治安,2007年1月1日开始,广州全面禁摩,至今没有恢复。失去生存土壤的飞车党,逐渐销声匿迹。

不管是有财力加强治安,还是年轻人有了出路,最终都是经济发展使得社会变得更加安全。如果从禁摩那一年,2007年算起,“烤串安全”也才17年。

对农村出生的70和80后来说,应该“三提五统”还记忆犹新。三提留,指村提留,是村级集体经济组织从农民收入中提取的用于村一级的费用,包括三项,即公积金、公益金和管理费。五统筹,指乡统筹,是乡(镇)合作经济组织向所属单位和农户收取的,用于乡村两级办学、计划生育、优抚、民兵训练、修建乡村道路等民办公助事业的款项。

对于绝大多数农民来说,当年的“三提五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有人回忆,1998年,家里4亩地,“三提五统”交了整整204元,公粮交了527斤,在当时不是一笔小数。如果家贫或供孩子读书,则更是难上难。到了2002年,这笔钱才取消。

2006年2月22日,国家邮政局发行了一张面值80分的纪念邮票,名字叫做《全面取消农业税》,以庆祝从2006年1月1日起废止《农业税条例》。在中国沿袭两千年之久的传统税收终结了,距今18年。

当年,催钱和计划生育,是农村的主要矛盾。强制引产,从中国人的生活中消失,时间也不长。上世纪80年代,一些地方的《计划生育条例》中规定“凡是计划外怀孕的,必须采取人工流产或者引产手术。”也就是说胎儿不管几个月了,都要流产,大月份就是强制引产,先在子宫内杀死胎儿,因为生出来就不能杀了。到了上世纪90年代,这样的表述已经被删除。又过了十年,2002年实施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法》明确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及其工作人员在推行计划生育工作中应当严格依法行政,文明执法,不得侵犯公民的合法权益”,才从法律意义上,禁止大月份引产。但实际上,直到2012年,仍有大月份胎儿被强制引产。

农业税走了,低保来了。

现在,任何一个中国人都可以得到基本的保障,不会饿死,这是因为有低保制度。1999年9月底,中国668个城市和1638个县级人民政府所在地的建制镇已经全部建立了低保制度。2002年,对城镇下岗职工实行城市低保政策。到2006年,农村低保才在全国范围内实施。

医保和低保几乎同时开始。医保开始于1998年12月,到现在才26年。而且,这还是城镇职工医疗保险,也就是说,有工作的人才有。覆盖没有工作的城镇居民的“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要推迟到12之后,从2010年才全国铺开的,到现在才14年。

医保和低保是民生底线的兜底网,民生的另一个大头是教育。

现在很多人争论时喜欢说:“都是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实际上,很可能,他对面的人并没有机会享受到免费教育。九年义务教育,开始于1986年7月1日。但那时的义务教育,只是免除了学费,家长仍然要交学杂费,也就是书本、教学用具、班费等等。这个费用仍然导致了很多人失学。

那个时候,很多农村的学校,很早就要开始收下学期的学杂费。很多学生,特别是农村学生会因为交不起学杂费被老师体罚,罚抄写。直到20年后,也就是2006年,才实现了学费、杂费全免的义务教育,到现在,18年。

谈到教育,现在很多人反对学英语,其实全民学英语的历史也不长。建国后,中国主要以俄语作为第一外语。20世纪60年代以后,中苏交恶后,开始选择英语作为第一外语,特别是1983年以后,英语才在高考中同语文、数学等科目一样同等对待。

随着经济发展,民生权利得到了更好地保障,人的自由也增加了。

1994年以前,中国法定的劳动者每天工作时间八小时,每个星期要工作六天。上班族只能把所有的家务活都放在周日干,那时流行这样一个说法:“战斗的星期天,疲劳的星期一。”

1994年2月8日,《国务院关于职工工作时间的规定》发布,从当年的3月1日起,职工实行每天八小时,平均每周四十四小时的工时制度。也就是五天半,所以,将每两周中的两个半天休息时间调换为一天休息。这就是所谓的“大小周”制度。第一周休息星期六和星期日,第二周则只休星期日。

第二年3月25日,国务院进一步修改了工作时间,改为每周工作时间40小时,双休制开始了。到如今,其实也才29年。只要比90后大,那么在上班、上学中,都经历过一周6天的辛苦。

休闲时间多了,人们就要到处走走。在1995年我国实施居民身份证制度之前,百姓出行办事,住酒店,都是需要介绍信的。介绍信是一个人的通行证。然而,到单位、派出所开介绍信,必然要说自己要去哪里,去做什么,而身份证则不需要。所以,身份证制度,扩展了中国人的自由,到现在也才29年。是的,哪怕现在一个30岁的年轻人,他也曾生活在需要介绍信的年代。

仅仅有身份证还不够。

2003年3月17日晚,27岁的大学生孙志刚因未携带任何证件,在广州一家网吧被当作“三无”人员,送至收容待遣所。20日凌晨,孙志刚被同病房8名被收治人员殴打,经抢救无效死亡,被媒体报道后,引发全国关注。从这一年的8月1日起,1982年发布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废止。国务院出台了新的《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

现在很多年轻人爱说,想走就走,带上灵魂去流浪,去当三和大神。能过这种生活,不被打扰,不被抓走挖沙,也才21年。

有了身份证,不必担心被收容,旅游就兴起了。以前人们多是借着出差走一走,到了1999年,开始有了五一和十一两个黄金周,很大程度推动了旅游业的发展,旅游热持续升温,成为中国人的一种生活方式。距今,也才20多年。

人民不仅游览祖国的大好山河,还想去地球上其他地方看一看。从1994年开始,中国公民才可以因私出国,但需要申请护照、获得审批,还必须参加旅行团。许多人参加团队旅行,就是为了申领一本护照,方便以后出国。

2001年,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仅仅10天后,中国实行了按需申领护照试点、取消港澳游名额限制、扩大口岸签证点等多项改革措施。它标志着新中国成立以来的护照审批时代即将结束。又过了5年,到了2006年,全国200多个大中城市实现按需申领。王思聪曾嘲讽说,都2020年了,还有人没出过国?但即便如他一样有钱,想去伦敦喂鸽子,说走就走,也才18年光景。

王思聪1988年出生,或许还知道票证。每个中国人都知道凭票供应,粮票、粮本、油票、肉票、自行车票、酒票等等。年长的亲身经历过,年幼的多少听说过,所有人都觉得,那已经是遥远的过去了。但这个记忆并不准确。1993年4月1日起,按照国务院《关于加快粮食流通体制改革的通知》精神,中国才正式取消了粮票和油票,实行粮油商品敞开供应。

提到90后,前几年网络创业大潮席卷而来的时候,都喜欢捧90后,所谓的互联网原住民,给人的感觉就是生在物质丰裕时代,长在技术爆发之中,从不知匮乏,所以敢于创新。这个集体记忆是不正确的,严格地说,他们仍然是票证一代。

物质逐渐从匮乏走向丰裕。2001年,别克赛欧正式上市,整个市场为之轰动,电视台争相报道的场景历历在目,中国仿佛一夜之间进入了全民家轿的时代。伊兰特、凯越等合资品牌,取代了更加官方化的桑塔纳。买一辆车成为中国人的目标,也才23年。

物质丰富了,精神生活也更丰富了。

从1949年到1976年间,中国一直有进口影片上映,但除了影片交换等非商业性发行之外,是“买断”发行,用来“买断”国外影片的通行价格是2万美元。这个价格很低,买不到好的影片,或只是那些放过很久的影片。

1994年。为改变电影市场的持续萧条,时任中影公司总经理的吴孟辰向电影局提议以国际通行的票房分账形式,进口最新的一流外国影片。当年年底,广电部电影局就批准了这个建议,提出每年可以进口10部“基本反映世界优秀文明成果,基本表现当代电影艺术技术成就”的影片。

1994年11月中旬,第一部票房分账形式发行的哈里逊福特主演的《亡命天涯》在上海、天津、北京、郑州、重庆、广州6个城市进行了为期一周的首轮放映,观众人次达到了139万,票房达到了2500万,创造了进口大片的第一个票房奇迹。当时几部比较有名的电影至今仍是很多90后的童年记忆,比如,施瓦辛格的《真实的谎言》,基努李维斯的《生死时速》,动画片《狮子王》。说起来,中国人可以较多的看外国电影也才30年。

这一切改变,都是源于改革开放,以及加入WTO后的迅猛发展。在市场经济改革中,GDP是大部分中国人都知道的概念了。从1952到1981年,中国采用的是苏联产生和发展起来的物质产品平衡表体系,即MPS体系。到了1985年,随着市场经济改革的深入,MPS体系已经不能完全满足需要,中国开始实行MPS体系与SNA体系并存。到了1993年,中国取消MPS体系,正式采用GDP。这个词才出现在社会生活中。

采用GDP,对社会有深远的影响。在MPS体系下,只有创造物质产品和增加产品价值的劳动才是生产劳动。这些物质生产行业包括:农业、工业、建筑业、运输业、商业。MPS不能反映改革开放后,发展起来的非物质服务业的情况,即金融保险、房地产、科学研究、教育文化、医疗卫生、居民服务等行业。

MPS和GDP,某种程度上,这就是经济虚实之辨的来源。显然,这些非物质服务,对于人们的幸福生活至关重要。张五常说,中国的经济发展,源于县域竞争。某种程度上,1993年有了GDP之后,老百姓的幸福生活才更全面地成为一种各地政府追求的政绩。

一切变化,都是因为改革开放,因为全球化。深化改革开放、面向世界,面向全人类,才能维持这种变化。

很多事,到现在为止,时间都不长,可却恍若隔世,或许,那是因为我们太善于忘记,再或者,在回忆中把过去加上了美好的滤镜。当一个人生下来,从他有记忆开始,他会觉得自己所过的生活是天经地义的。而当一个人老了,则会在记忆中重新构建、美化他的青春时代。于是,他们都对当下的美好,缺乏真正的感知。

知道从哪里来,才会知道应该往哪里去。

好日子并不长,值得珍惜。老年人不要用青春的回忆去美化过去,年轻人不要想着用过去的办法解决现在自己的问题。一切都只有向前看,我们,我们的孩子,孩子的孩子,才会有美好的未来。

 

话题:



0

推荐

刘远举

刘远举

20篇文章 27秒前更新

央视网、光明日报、腾讯大家、南方周末、新京报、南方都市报、FT中文网、澎湃等特约作家,多家智库研究员,关注时政、财经、互联网,以深度的分析、冷静的理性、客观的态度,发掘现象背后的事实。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