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事情由上图引起的,不写长文了,刚好十条。

一、文案剧本谁写的,一点都不重要。现在有AI辅助了,无需观点与洞见的华丽辞藻,更不重要。小编只是一个棋子。不可能有任何基层员工敢这么和公司顶梁柱这么公开杠,背后是去头部主播的尝试。

二、心态。共患难易,共富贵难。成功了心态都会变。这不奇怪。重要的是,各方都要认识到自己的和对方的心态背后的实力,不能错估。

董的心态更多的源于实力,董是上升的,其他人是下降的,这是一个现状。但更难认清的是,如果要完全变现这个实力时,这个实力会受到那些制约,会打几折。这才是博弈所依靠的,认识到这个,才能理性博弈。李子柒就是没认识到这一点。

直播带货时一个体系化的事,流量采买、选品都很重要,主播的认识未必足够。

三、对新东方来说,出现董宇辉是大概率的事。毕竟拥有很多老师,老师都能说会道。当初选直播这条道路,就是根据自身的这个人力资源特征。

四、但是,出了一个董之后,董离开了,再出就难了。这里有一种巨大的遮蔽效应。先入为王,后起者会面对对比、质疑,有陷阱。能红,但几乎不可复制。俞敏洪应该要考虑到这一点。

五、对俞敏洪来说,选小孙还是选董。这就像张艺谋问,下一部戏是选章子怡,还是她的经纪人。

六、在另一方面,董离开,折损会很大。且不说竞业禁止之类的约定,这肯定是一早,在董成名前就做好了的。丈母娘粉丝,只是声量大,闹得凶,但人数未必多,起码比东方甄选的粉丝少很多。

七、直播带货的本质,是筛选有闲且价格敏感的人群。闲人钱好赚,但闲人骂难挨。仇恨、共同的敌人,从来都是动员、聚流的法宝。吃粉丝经济这碗饭的公司,要始终警惕这一点。

八、商业纠纷本质是议价,而议价的基础,是对对方的估价。

这里的根本的问题是,董宇辉、李佳琦创造价值吗?某种程度上,从商业的稳定性上,公司都想去头部主播,是因为觉得可替代。很多人受政治经济学的影响,认为他们是可替代的。

本质上这还是劳动价值论。比如,小编作为工人,觉得他创造了价值,但实际上,大部分价值都是明星主播创造的。所以,类比的提问是:一个工厂可以去机床吗、去机器人、去工人吗?十个一线网红能替代一个头部主播吗?

平台、MCN觉得主播不创造价值,社会舆论觉得电商、直播不创造价值。平台MCN想去主播,社会舆论想去电商。先有老百姓的“淘宝不死,中国不富”;现在有公司高管的“头部主播不死,公司不富”。哈哈哈,同构。当然,平台和MCN,更多是从商业出发,但这种商业思维的基础,是质疑主播创造的价值。毕竟,商业纠纷本质是议价,而议价的基础,是对对方的估价。

这是一个有趣的同构。可见社会观念潜移默化的威力。

商业博弈,这个得依靠预期,靠商业预判,这就涉及到一些基础的世界观了。西方经济学用一个稀缺性解决这些问题,谁更稀缺谁重要,谁稀缺谁就创造价值。中国人要去思考一个“到底谁更创造价值的问题”。这样一想,反而越想越糊涂。

九、MCN和明星主播之间,是永远无法解决的矛盾。市场的最佳解决办法就是头部主播自己当老板。老板娶女主播都不稳定。

十、一个国家的市场体系,不会一鲸落万物生,直播公司也是。先立后破,是当下中国经济的显词。不要再搞砸了自然立。

董和俞都有知识分子气质,期望他们不要用常识、固有的观念去思考,而要用理性,经济规律思考,处理好现在与未来。


 

话题:



0

推荐

刘远举

刘远举

18篇文章 1分钟前更新

央视网、光明日报、腾讯大家、南方周末、新京报、南方都市报、FT中文网、澎湃等特约作家,多家智库研究员,关注时政、财经、互联网,以深度的分析、冷静的理性、客观的态度,发掘现象背后的事实。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