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一位阿姨拍视频,指责一名在下铺挂帘子的年轻人,声称他不让一位70岁的老人坐下。

网上舆论多认为,卧铺属于年轻人的,他有权利不让陌生人坐,老人不应该搞道德绑架。让你坐是情分,不让你坐是本分。

12306官方也回应了,说没有明确规定不能使用围挡,不影响其他旅客情况下可以使用,但需要跟各位旅客协商好。

12306含糊其词,是因为自己也没搞明白其中微妙的道理。

一、技术分析

这是一个伦理争议,但凡事应先具体事具体议,先做具体的技术分析,再做道德议论。很多时候,技术分析完了,道德结论自然也呈现出来了。

中国绿皮卧铺的结构是,上中下三层卧铺。下铺的高度是全高,人可以舒展地坐着,头不会碰到中铺床板。中层空间就矮很多,人无法坐起来,但高度还可以让人半躺看书。至于上层就更矮,连半躺看书都不行,只能全躺。

两排卧铺床位相对,中间有个小桌子,两个下铺的可以用这个桌子。挤一挤,四个人也可以用这个小桌子打牌。

另一侧,靠过道,有两把折叠的椅子,椅子中有可折叠的桌子。看起来,这就是为中铺和上铺准备的。所以,或许会有人觉得,那上铺更不应该去坐下铺了。

但是,这个桌子配得是不够的。

一组卧铺,只对应两个座位。这就意味着,下铺不让坐,中铺和下铺,就有人得罚站,或一直躺床上。

同样一个问题,你打电话去问12306,不问下铺能不能坐。你问中铺和上铺是不是必须全程要么躺床上,要么罚站。12306能怎么回答?

还有一个方案。

如果下铺不让坐,上铺最矮,理所当然地占据了过道的桌子。那么,中铺就只有坐在自己的中铺,两只脚就得明晃晃地垂下来,在下铺眼前晃荡,发出气味。这是否也是一种权利呢?

毕竟,总不能让中铺全天躺着或者罚站。难道勾着腰坐在自己的铺位上都不行吗?那么,接下来就是:放下腿是我的本分,不放腿下来是我的情分。

还有,吃饭的时候,下铺不让坐,上铺中铺坐在下铺的头顶吃方便面,吃瓜子,啃鸡爪。下铺又是什么感觉呢?

下铺设计那么高,显然不是仅仅为了下铺。

那么,从车厢设计来说,下铺就应该让其他人坐。如果下铺有不让上铺坐的权利,上铺就有把脚放下了的权利,在下铺头顶吃饭的权利。

所以,伦理上的结论就是,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在火车车厢这个具体环境下,不是利他的道德要求,而是基于具体环境的多赢。

二、这就是自发秩序

这么多年,没有任何人点明这个,因为没有必要,大家约定俗成,相安无事。直到这个小伙子挂上了围栏。

乘客没意识到车厢结构,但只要身在车厢,就不难下意识地、但却立刻地明白其中的必然:“不然我坐哪?”上铺知道,下铺也知道,这就是共同知识,所以,就自然演化出了,中铺上铺可以坐下铺这个习惯。

人不在车厢,不仔细去回想车厢,是不能发现其中的微妙之处的。所以,网上难免都是“下铺让坐是情分,不让是本分,是权利的说法。”连代表铁路官方的12306也没完全弄明白其中的奥妙,只能含糊其词。

但这正是权利演化、自发秩序之精妙,值得尊重的例子。年轻人敢于声张权利是好事,但也要明白自发演化出来的行为规范,一定有其道理。

车厢设计背后,隐藏的乘客权益结构,票价也是由此而产生的。显然,如果中铺上铺要“罚站”,票价就会更低,而下铺的票价就会更高。

所以,技术分析完成了,伦理分析也就自然呈现了,不难发现,小伙子不让人坐,是他错了,他过度地索求了与票价不符合的公共空间。

三、过度索求公共空间

过度的索求公共空间,近年来很常见。这是权利意识成长的结果,是好事,但好事总可能伴随过度。

高铁、火车等场景,首先是一个公共场所,而不是一个私密场所。这就意味着它隐私程度相对低,也比较嘈杂。这些场所,并不是让人睡觉、养神,也不是让人安享私密空间的。在这些场所寻求过度的安静、私密,本身就是缘木求鱼。

比如上铺上床的时候,穿着袜子,甚至赤脚会踩在下铺的床上,小孩子的一些小吵闹都是难免的。

当然,如果愿意买软卧票,一买四张把整个软卧仓买下来的话,那的确可以得到较高的私密性,但这是要花钱的。

在这一点上,既没有老,又没有小的年轻人,占据优势的中国网络舆论,似乎走得有点过头。但同时,由多指向小孩,而对花臂大哥打大声电话、外放则显得宽容。

日本有14个县为了配合“好育儿日”搞的一个宣传策划,叫做“没事,哭吧,不要担心”,活动的主旨是让家长当宝宝在火车或餐馆里哭泣时,不用太焦虑,也不用有太多顾虑。

这种宽容之心,体谅之心,值得我们学习。这才是真正的权利意识。

 

话题:



0

推荐

刘远举

刘远举

18篇文章 1分钟前更新

央视网、光明日报、腾讯大家、南方周末、新京报、南方都市报、FT中文网、澎湃等特约作家,多家智库研究员,关注时政、财经、互联网,以深度的分析、冷静的理性、客观的态度,发掘现象背后的事实。

文章